一种构造

自 Mac Pro 发布以来,我都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去谈论这个产品,甚至拖到 Jony Ive 离职。产品发布的第一时间里,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它特殊的网孔吸引了过去,很快形成了一场娱乐狂欢。而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之后我再回看 Mac Pro,它在构造上的精妙逐渐显现,成为了这个产品上更为值得注意的一点。

alt

彻底的暴露

我时常会去想象,剥离掉壳体的产品,是否是人造物拙劣构造的一种彻底暴露?每当我们回忆起这种需要开合盖的产品,很难不去想卡扣、凹槽之类用于定位以及锁定的结构,它们正是拙劣构造的典型表现。新 Mac Pro 设计的精妙之处在于向四周折出去的不锈钢框架解放了这种结构,将它们放入到了整体的构造之中。壳体顺着四根不锈钢管滑到底部完成闭合。而之前很多的类似产品,都是为了能够开盖而肆意破坏结构,为了能够闭合而添加琐碎的细节。之前垃圾桶版本的 Mac Pro 的设计虽然有些类似,但远远没有像现在这样以清晰和巧妙的方式呈现出来。

alt

注意看旧 Power Mac G4 盖板与主体之间需要多少琐碎的结构去定位和锁定

壳体

所有设计里,最让人无法满意的是这个壳体。虽然目前很难确认具体是什么样,但从各种细节的处理手法上看,效果差强人意。例如顶部的各种孔边缘都充满着冲压变形的痕迹,显然是直接冲压出来的结果,远比不上 CNC 工艺的精度;顶部直线边缘的处理手法也在暗示这只是一层弯折的铝合金薄片而已,与前后两块带有如此结构化有厚度感的孔洞设计产生了强烈的矛盾。结果是前后这两块充满孔洞的板成为了整个壳体上的异物,各个件之间的连接也很粗暴,甚至在展示机上看到了错位。这种强行的添加令人不解,而设计师想要表现孔洞结构的欲望则显露无疑。

alt

注意看上图里这几个小孔的边缘,明显的冲压变形的痕迹。整块面板边缘处也有弯折的痕迹,与前面板的边缘圆角大小都不匹配。显然我们都想要一个完美的壳体,均匀的厚度,没有任何分割和拼凑。Mac Pro 想去营造这种的假象,但是这里的细节处理无法让人满意。

我非常好奇这个壳体的内表面是个什么样。

从网孔到结构

alt

这样一种“全新”的网孔设计,它从何而来?这里有它的蛛丝马迹:2014年,APPLE WATCH 发布后,纽约客刊登了一篇对 Jony Ive 的深度采访《THE SHAPE OF THINGS TO COME》,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André(苹果工业设计团队里的一位工业设计师) 同意从他的办公桌上取一些他平常用来作杯垫的东西。它由硬白色的ABS塑料制成,乐高积木用的就是这种材料,每年苹果工作室做的数千个模型用的也是这种材料。它是一个被均匀排列的小孔刺破的圆盘。或者,按 André 所描述的:“从材料的一面切掉一个个由六边形组成的纹理,然后从材料的另一面切掉同样的纹理,但因为两者纹理的相对位置有所偏移,因此两次切之后出现的交集形成了有趣的形状。”

André agreed to fetch, from his desk, something that he had been using as a coaster. Made of hard white ABS plastic—the material of Legos, and of thousands of Apple studio models a year—it was a disk punctured by evenly arranged holes. Or, as André put it, “There’s a hexagon pattern of negative shapes that are subtracted from the material from one side, and then there’s the same pattern, subtracted from the material from the other side. But it’s offset, so that the intersection between the two subtractions makes interesting shapes.”

显然新 Mac Pro 上的孔洞和这里面提到的孔洞是一脉相承,只是现在形状从六边形变成了球形。2006年发布的 MacBook,其包装盒中的泡沫衬垫上也出现了勉强类似的设计。虽然大家都在议论 Marc Newson 对引入这样的设计起到了如何大的作用,但事实上苹果的工业设计团队早已在这之前就有类似设计元素的存在了。

alt

新孔洞设计同样突破了传统方式网孔的印象,以结构的形式重生。之前关于 HomePod 的讨论里也提到过类似的 approach ,苹果在这方面一直不遗余力地向前走。但像上面说的那样,为了达成这种结构,壳体上的各个件之间充满了矛盾,所以很难说它的象征意义更大一些还是实用意义更大一些。

至于网络上所谓这种构造可以有降噪的效果,这在苹果的产品描述里则并没有任何的文字解释。只是一种过度解读。

一种构造

为什么要拔地而起地打开呢?之前 G5 那样侧面开门不是很方便吗?当然,开头我们介绍的那种精妙的开合盖方式是一个原因,它避免出现如 G5 那样琐碎而且粗糙的结构;模块化的设计确实也需要两面都开门... 但真正核心的原因,是想要达成一种完整的构造。

许多被生产出来的产品中,都有着类似 G5 的开盖方式,其出现原因与制造工艺的限制有很大关联:常规分件方式下产生的分件线,总会被设计者们拿来顺手切出一个盖子。在他们眼里,这样做可以避免出现更多的缝隙,从一般角度去看会是一个十分合理的处理方式。

alt

Power Mac G5 比较常见的损坏方式

然而这种做法对产品整体性的破坏,远比多出一些缝隙来的严重得多。回看 Power Mac G5 的单个侧面打开方式,显然是一种对自身结构的否认,带有结构暗示的一圈铝合金片被拦腰截断,打开的过程更像是肢解它的骨架。G5 最常见的损坏,正是出现在这些结构最脆弱的部分。 新 Mac Pro 这样拔地而起的方式则是自然逻辑下的结果,它避免了构造破碎的出现。壳体在被完整剥离之后,内核部分的构造依然完整自洽。

alt

Power Mac G5 的构造是一个很好的对比

Mac Pro 的构造,所处的视角如此整体,不拘泥于细节,它显然是对过去的彻底抛弃后重新出发的产物。Mac Pro 的出现,总让人们产生一种恍惚,这种恍惚在苹果的新产品上时不时就会经历到。这种体验对设计师来说,更像是被人指出一个明显的错误之后的刺痛感。

第二张图片来自Power Mac G5 Hackintosh Build
第三张图片来自The Verge
第五张图片来自MacBook Pro 15-inch Early 2006
第七张图片来自My New G5 Quad Got TRASHED!